<kbd id='o9kd'></kbd><address id='QOpd1ySu9FXtigb'><style id='lcc6ICdK0ZGiV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kS3xMgdvgpIek'></button>

          uedbet下载

          来源:亚联游戏  作者:原文链接   发表时间:2018-05-07 20:18:57
          (原标题:他认了日本养父,还在台版"靖国神社"主持祭典)

          “帅气”、“型男”、“180公分”……这两天,台湾亲绿媒体以“舔屏”姿势,密集报道了一位“创造历史”的“台籍神官”。

          “神官”即指日本的神职人员。位于台湾屏东牡丹乡的高士神社被称台版“靖国神社”,由日本神职人员、“李登辉之友会”成员佐藤健一在2015年募款重建,原本都是由佐藤健一主持祭典,今年5月5日的例行祭典,首度由台湾人黄俊瑜主持。

          黄俊瑜(日本名佐藤冬木,左)5日在屏东县牡丹乡高士神社进行祭祀仪式。(除注明外,本文图片均来自台媒)

          台湾亲绿媒体“自由时报”报道称,出生于1993年的黄俊瑜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统,从初中就梦想成为神职人员,曾利用度假打工到日本,希望能进入日本培养神职人员的大学或养成班就读,但因非日本籍遭到拒绝。

          黄俊瑜通过脸书联系到佐藤健一,认他做了养父,今年2月完成收养手续,取名佐藤冬木。5月5日,在养父协助下完成陪祭过程。

          右为黄俊瑜“养父”佐藤健一

          在日本担任神职地位最高祭师“宫司”的47岁佐藤建一称,外籍人士在日本担任神职人员的案例存在少数,黄俊瑜的案例并没有造成日本宗教界的非议,但在台湾设置的正式神社中,黄俊瑜是史上首位台籍神职人员。

          黄俊瑜(佐藤冬木)与养父佐藤健一

          佐藤健一教黄俊瑜日本送客坐姿

          “新皇民化运动”

          这座高士神社1939年配合皇民化运动而建立,供奉“天照大神”。1946年被台风吹垮,废弃多年。直到2015年,高士部落在日本“李登辉之友会”成员佐藤健一的募资和协助下,将神社重建完成。

          据台媒报道,2015年10月,佐藤健一曾在日本“樱花频道”的节目上明确宣称,“高士神社供奉的‘英灵’,如同靖国神社中供奉的对象一样都是为日本牺牲的‘军魂’”,并称“希望更多人能来高士神社祭拜为国家牺牲的‘英灵’”。

          2015年8月,高士神社落成并举行“招魂迁座祭”,日本“李登辉之友会”事务局长柚原正敬也出席仪式,并送上李登辉“为国作见证”的题字。

          高士神社

          高士神社的争议,2017年初因时任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的严厉批评而起,蔡正元借由神社重建一事批评民进党政府亲日。而高士部落则强调神社重建与民进党无关,是“部落与日本民间友人对于纠葛历史的释怀,是化解纷争、建立友好的象征”,甚至一度愤而扬言向蔡正元提告。

          高士神社管理委员会总干事李安琪表示,虽然外界对高士村建日本神社有不同的意见,但恢复高士神社是经过部落会议,祭祀的是南排湾族的祖灵,未来每年2次例行祭典将会固定举办,神社兴建后,已成为部落观光的一部分,有不少日本人前往参访。

          台湾新党宣传部副主任林明正5日晚在脸书批评,“台湾今天就是在作‘新皇民化运动’,不要以为这是什么‘多元文化’,‘民主选举’,这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民族之战!”

          台湾网民留言回应:“我们这个岛怎么了,这群人都忘记日本人是怎么残暴的对待台湾人....”

          台湾作家王丰也在脸书对此表示,大陆朋友如果看到这则新闻,恐怕又要骂翻台湾人了。激化两岸仇恨,似乎已成“独派”人士“想独独不成”,“想‘建国’建不成”之余,少数仅存的自我安慰式之法宝。但在台湾搞这类神社祭典活动,更可洞见其心之可议!到底是为钞票?或者是为意识形态?或者什么目的?值得审视。

          王丰也表示,少数台湾人这种崇日心态实在太过头了,但必须让大陆朋友了解,专搞崇日媚日、皇民化倾向的毕竟属于少数台湾人,多数台湾民众并不赞成这套玩意。

          为捍卫“殖民正当”,日本右翼拉原住民背书

          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黄智贤此前谈及神社重建问题,也点出许多台湾人历史认知的谬误。黄智贤指出,日本政府在1939年建造了象征殖民政权的神社,强迫台湾民众祭拜侵略者,耀武扬威之意不言而喻。然而,现在却有人要重建该神社,难道不是自取其辱吗?

          黄智贤又不解地问道,为什么民进党“执政”的地方总要弘扬日本殖民统治的印记?黄智贤文中表示,民进党喜欢说台湾地区有400年历史。可是台湾400年里,绿营纪念来纪念去,为什么就只对日据50年有兴趣?想一想,连韩国人都比台湾人有骨气肝胆得多!

          去年3月,台湾原住民“立委”高金素梅曾就高士神社重建一事质问台“教育部长”。高金素梅指出,“神社”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的工具之一,是推动殖民地人民“皇民化”的一环,是凝聚对战争支持的“洗脑手段”。“重建神社”无关“台日友好”,“重建神社”是“一种推动皇民化意识的表态,是日本军国主义复辟的一种现象,是一场跨时空的荒谬剧。”

          台湾日裔学者、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研究员傅琪贻曾分析指出,包含原住民在内的台湾人对日本殖民者的感恩和怀念情绪,是世界上罕见、且不正常的现象,“因为被殖民者照理会产生反殖民的立场”。

          傅琪贻指出这是由于两个历史因素所造成:其一是因为国民政府来台后军队素质不良,加上后来的“二二八事件”和“白色恐怖”,使台湾人对其普遍反感;其二是因为日本政府在台实行严密的警察统治,平地警察控制汉人区域,山地警察控制原住民区域,相较于平地汉人仍可获得来自中国大陆的信息,原住民的思想则完全被控制,所有重要信息和消息都由警察提供,接收的都是日本政府的正面宣传,才会相信神社会保佑当地安全。

          祖辈曾参与牡丹社事件抗日的排湾族诗人莫那能也曾指出,现在很多原住民部落都面临实际的发展问题,因此可以理解高士部落发展观光的需求,但重建神社反映的是当地族人对日本殖民没有正确的历史认识,这种行为等于是歌颂日本殖民统治,必须严肃以对。

          除了对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记忆错乱外,日本右翼的推动也是神社重建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据台湾苦劳网此前报道,日本“李登辉之友会”不但对重建台湾神社的兴趣由来已久,而且在高士神社的募款上担任重要角色。此外,日本“李登辉之友会”曾发起的募款活动,还包括整修乌来高砂义勇队慰灵纪念碑、以及修复日前遭断头的八田与一铜像等等。

          台湾《观察》杂志编辑主任、日本问题研究员李中邦曾表示,2002年成立的日本李登辉之友会是一个很大的日本右翼团体,在日本有26个分部,和台湾亲李登辉的人士有联系,收到有利情报时就会介入台湾议题。他指出,日本右翼团体繁多,各团体宗旨不尽相同,但本质上都抱持国粹主义和天皇为中心的思想,战后持续推动美化侵略战争的史观。

          编辑:

         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          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cgol.net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