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zaY'></kbd><address id='X3be'><style id='dc3CB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Z206LZ4JDD7EN'></button>

          118图库彩图tk

          来源:亚联游戏  作者:原文链接   发表时间:2018-04-26 12:09:13
          (原标题:国士无双:核试验领域院士林俊德病逝,身上插满管子仍在工作)

          戴着氧气面罩,身上插着导流管、胃管、减压管、输液管……

          面前摆着工作用的电脑,嘴里一直念叨着“c盘……c盘处理完了……”

          医生建议他休息一会儿,他说:“坐着休息,一躺下,就起不来了……”

          生命几近终点

          他还在冲锋……

          近日,@共青团中央微博发的这个视频,近万网友转发,评论令人动容……

          他是我国爆炸力学与核试验工程领域著名专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总装某基地研究员林俊德,享年75岁。


          2012年5月31日――林俊德生命的最后一天,他仍然拖着虚弱的身体,坚持在病房争分夺秒地工作。

          他把全部心血和智慧

          奉献给国防事业

          对于新中国来说,核试验是一场前所未有的“硬仗”。与美苏等大国相比,我们的起跑本身就已经落后了,所以林俊德等一代人身上的担子很重,铸就核盾既是价值追求也是历史责任。

          林俊德1960年参军入伍后,扎根边疆52年,把青春和生命融入大漠戈壁,把全部心血和智慧奉献给国防事业,参加了我国全部核试验任务,曾获国家、军队科技进步奖和发明奖30多项,为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倾尽心血,在癌症晚期,仍以超常的意志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          他曾圆满完成核试验爆炸数据的采集任务

          1967年6月17日,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颗氢弹成功爆炸。

          《人民日报》对第一颗氢弹爆炸的报道

          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之后的一项工作,就是要在核试验爆炸现场做采集工作。完成这项工作的,是当时只有29岁的林俊德。他带领回收小组在爆心附近步行几十公里,圆满完成了核试验爆炸数据的采集任务。

          与长达50年的科研生涯相比,他与妻子相处的时间却少得可怜,与卓越的贡献相比,他直到去世都没有任何“兼职”,甚至压根儿没有时间考虑名利。

          他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核试验。

          他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

          鼠标在缓缓移动着,手在不停地颤抖着……一旁的生命监护仪在不断告警,生理数据在令人揪心地跳动着……

          2012年5月4日,林俊德被确诊为“胆管癌晚期”。

          面对生命的判决书,他脱口而出的是:

          “我是搞科学的,最相信科学。你们告诉我还有多少时间,我好安排工作。”

          从林俊德住进西安唐都医院到去世,只有8天时间。也就是从这一天起,林俊德加速了他数十年如一日的“读秒人生”。

          同事、学生、亲人纷纷来到医院看望他,林俊德说:“我没有时间了,看望我一分钟就够了,其他事问我老伴吧。”

          入院第3天,从重症监护室一出来,林俊德见到护士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手表,说要看时间;醒来后,林俊德拉着主治医生的手说:“我是搞科研的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,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。”他强烈要求转回普通病房:“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          5月29日,林俊德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。为了减少干扰,他两次让医生拔掉导流管和胃管,他反复对医生说:“带着管子工作不在状态,我需要的是时间和效率。”最后,医生给他拔掉了3米多长的导流管。

          5月30日下午,林俊德几次向家人和医护人员提出把办公桌搬进病房。谁也不敢答应。基地领导前来看望,他说:“我只有两个要求,一是不再作治疗了,二是请你说句话,让他们把办公桌搬进来。让我工作,我可能还能多活几天。”基地领导含泪同意他的请求。

          5月31日,住进病房第八天。从早上7时44分到9时55分,林俊德不断提出要下床工作,这时的他极度虚弱,努力想要自己坐起来,走到办公桌前。试了8次,都没有成功。第9次,他终于起来了。

          9时55分,学生和护士一同把林俊德扶到办公桌旁。他说:“我的时间太有限了,你们不要打扰我,让我专心工作。”

          他的视力已经模糊,几次向女儿要眼镜,女儿告诉他,“眼镜戴着呢”。

          12时30分,大家把林俊德扶到床上。下午,林俊德陷入昏迷。

          19时40分,林俊德停止呼吸,过了几分钟,又恢复呼吸。

          20时15分,心电图成直线,这颗赤子之心便匆匆停止了跳动,距最后一次离开办公电脑只有5个小时。

          他完成了生命中最后的冲锋

          悭吝的时间不肯给这位可敬的科学家临终的从容。来不及把笔记本上5条提纲的内容填满,来不及整理完电脑中全部文档,甚至来不及给亲人以更多的嘱托和安慰……

          林俊德的遗憾,是对于家庭的亏欠。林俊德弥留之际,黄建琴紧握着他的手,伏在耳边喃喃说道:“老林啊老林,这是我第一次把你的手握这么长时间……”黄建琴说,相伴45年,“他住院那一阵子,是我们俩在一起最长的一段时间。”

          临终前,林俊德叮嘱大家,他要葬在核试验基地“马兰”,葬在戈壁荒漠之中,回到他一辈子战斗生活的那片热土。

          一朵怒放的戈壁马兰凋谢了。而在罗布泊这片写满传奇的大漠戈壁上,那曲人人皆知的《马兰谣》却将永远传唱――

          “一代代的追寻者,青丝化作西行雪;一辈辈的科技人,深情铸成边关恋。青春无悔,生命无怨,莫忘一朵花儿叫马兰……”

          国士无双!

          致敬!大家都在看

          varnewsFontSize=wwwstore.getItem("fontSize");if(newsFontSize!=null&&newsFontSize!=""){$(".news_txt").addClass(newsFontSize).attr("data-size",newsFontSize);$("#"+newsFontSize).addClass("on").siblings().removeClass("on");}varplay=function(divId,url,defImg,w,h){jwplayer(divId).setup({flashplayer:"//file.thepaper.cn/www/v3/js/jwplayer.flash.swf",file:url,image:defImg,width:w,height:h});}varplayUrl='',wrapperId='player_wrapper',$wrapper=$('#'+wrapperId);if(playUrl){play(wrapperId,playUrl,'',$wrapper.width(),$wrapper.height())}

          编辑:

         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          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cgol.net all rights reserved